顺心民意稳如磐。

问:写诗词必须依照格律吗?不合律但押韵行吗?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诗人贾岛演绎过“推敲”的故事,对我来说,学诗的主要方法是琢磨。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除此之外,还需要文化底蕴,需要广泛的古典文学知识积累,诗词美学修养,更需要锲而不舍的努力。古人云:“运用之妙,存乎于心”,只要是心无旁骛地潜心钻研,认真思考,想通了,钻透了,就必有收获。

图片 1

《小鸟天堂》

3、近体诗有格律要求,也称为格律诗。词也有格律。

格律诗分为绝句、律诗、排律,有五言的,也有七言的。如果对格律没有基本了解的话,建议读一读相关的书,比如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龙榆生先生的《唐宋词格律》。

白鹭一行云淡处,荷花半亩绿茵围。

4、写格律诗和填词必须符合格律要求。

格律决定了诗词的音乐性,体现了诗词的平仄之美。只不过由于吟诵教育的缺失,我们体会不到了。格律是近体诗和词的最基本要求,没有格律,诗词便不是诗词。即便是唐宋年间的某位诗人有个别不合格律的作品,也不应成为我们突破格律的理由。郭德纲相声中举过个例子,正好放在这里:好比厨师炒菜,要知道哪个是炒勺、哪个是漏勺,拿个痰桶炒菜,谁敢吃啊!这道理是一样的。如果觉得格律束缚自己,可以新诗,非常自由的。这不矛盾。

以上是个人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关注梅鹤读书,一起读出不一样的精彩!!

登大雅、入庙堂、成经典的是三百首,如果不是诗,又怎称诗经呢?

也不知道这成经的三百首,依的什么韵书?约的什么平仄?

古体、近体都是后人的讲究,李太白口吐莲花的时候,是否算定了后世有古体、近体的区别,穿越到现在请示你,我要喷几章古体了,约么?

还是太白酒喝得太多,竟然不因词害意,把一篇篇锦绣写得似错落的江山,长短参次,出神入化。看看“将进酒”“蜀道难”,多数句体似后世的近体,少数句势似先人的流风,你叫古体,我怎么看就象诗经体呢?

你尽可以依你的声、按你的律,写你的X体,大可不必削足适履地套前人、约后世,太白怎么就没要求你写诗必须长短错落、不讲平仄呢?你也别要求别人不能学太白、学诗经的句法,好么?

拿着前人的什么韵书,要求今人如约,是不是有点对人弹牛之嫌呢?你如果出个今世的新韵,再依韵和声把唯物论、辨证法、相对论等现代科学整明白,上得了庭堂讲课、进得了厨房扶妻,F了YOU!

你这仄书韵文竞连天地人伦的大道都套不上去、整不明白,还能称得上“高”、道得上“雅”么?至多也就算得上是个文心华表、雕虫大技吧?

当然,汉字是有声调的语言载体,讲平仄、求声韵,确也能怡红快绿、冶性陶情,也称得上是一种精致的文学体载了!

现代人写诗死守格律的,没有一个是写诗的高手!

死守格律的人,就像一个蹩脚的裁判,两只眼死盯每个球员的双脚,不管你在那边场地,只要脚步走些微不合规则的动作,便是哨子一响,违例判罚!好似很公正很懂球的样子!

好的裁判是什么?公正执法是关键不假,但是一定要尽量保持球场的连续性,充分维持竞技体育的激烈性与观赏性,这才是观众喜欢看的,如果你左一个哨,右一个哨地吹,即便是你的哨都合情合理,谁还看这个比赛啊?

写诗也是如此!好好的一个优美的意境,可以成一首好诗!你一个平又一个仄的细抠,这个字,那个词的换来换去,最终格律好像是合了,意境弄没了!谁还看你所谓的诗啊?

格律的存在有利于读诗有韵律感,节奏感!按照格律写诗在颂咏的时候,更能体现诗歌的抑扬顿挫感,那么我要问,这有按照格律才有韵律感与节奏感吗?为了这个韵律感与节奏感可以舍去诗的意境与文字的连续性吗?可以舍去蕴藉与言之有物的理念吗?

格律就是一个不甚合格的框架。

随情赋景连流韵

岂容仄平滯诗情

屈子离骚横万古

那个失替语暂停

先确定你是想写格律诗还是非格律诗。宋人填词的时候是先有了意会然后选的词牌?还是先有了词牌再揣摩意境?这命题作诗没得什么自由,首先你要按规格来写,要求你写律诗你必须写律诗,写诗有题,诗题决定诗意。所以一切都要在规定的范围内去发挥。在科举制度当中,这样有利于统一评判标准,在优秀当中选尖子。相比之下,古体诗是一种民间自由行为,大不了发展为乐府行为,所以它的想象空间便要自由得多。天地宽了,方显气象万千之妙。

“诗”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按字数分就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杂言等等。又或者按时间分古体诗(一般认为唐以前不需按格律,自然音节写的诗)近体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绝句,律诗(词有一种说法叫“诗余”,也可以叫近体诗的一种,当然,词有自己的发展脉络,不能完全等于近体诗,而近体诗古体诗的“近”和“古”是相对于唐宋人来说的)(南北朝至唐以来逐渐形成的按平仄格律,有固定韵谱写的诗)现代诗(民国以来随着白话发展以及西方文化影响逐渐在国内发展起来的诗)。

至于写诗需不需要按格律?这本身就是一个空泛的伪命题。就和玩球是不是要用脚一样。球有很多种啊,你踢足球当然用脚,打篮球得用手,打羽毛球得用拍子。你总不能拿脚踢篮球,踢羽毛球吧?同理,写诗需不需要按格律?得看你写哪一种体裁的诗,写古体,当然不需要按格律,写近体诗,也就是格律诗,当然得按近体诗的格律来,写现代诗,那就更没得规矩了,一段话分成几行也可以叫“诗”。

所以,写什么体裁的诗就按什么体裁的要求去写,如果你写个古风,还冠以“七律”“五律”的名头,也别怪别人挑你刺,说你不懂格律什么的,然后你再喷什么“格律束缚思想”啊。这很幼稚,就和你一个踢足球的抱着球跑进对方球门,裁判判你犯规,你还跟裁判嚷嚷着“用脚踢球束缚足球这个运动,我不服!”一样无聊。

当然一些懂得格律诗的也别一看到别人写的诗不符合格律,就讽人家不懂格律啊写的不是诗什么的,对不起,诗还真不是只有你格律诗这一家,就像你用脚踢足球的非得瞧不起我用手打篮球的吗?

总之,就像所有球类运动,终归是为了锻炼身体,提现竞技之美一样,所有的诗,终归也是为了以凝实动人的文字抒情言志。

写诗无关格律,写格律诗必须尊照格律。(这句话很多人终其一生看不懂)。因为“格律”不是近古或者近、现代的产物,“格律”是“格律诗”成立与否的唯一参考标准,否则无法确定某一首诗是不是“格律诗”,所以“格律”不需要无知自大的平庸之辈或者门外汉去突破或者革新。

写诗填词时运用的遣词造句、谋篇布局和修辞手法,乃至最终的意境表达,这些与“诗词”相关的是另一套体系,跟“格律”无关,只与天赋以及后天的知识结构和文化素养有关;无论什么体裁的诗,前述这些东西都是离不开的。如写“格律诗”,这些东西则要通通排在“格律”之下,因为“格律”在“格律诗”中是规则是标准,并且是优先级别排第一的规则。就像造火车你不能用自行车的生产线去生产一样,至于各自在其中用的是什么原材料及零部件则取决于自己的良心,优劣高下自分。

词分“词牌(宋)”、“曲牌(元)”和“歌词”。宋词和元曲也不是近、现代的产物,各自又一套独立的规则,这些已经成熟至极的规则也不需要手欠之人去革新,高下也不在规则标准上,与之下的“人”有关。歌词则与“诗”一样,随便。

至于题主的最后一问,请参照上述第二段所述自行评判。每个人自己写的是“诗”,还是“格律诗”,其实各自心中都有数,无需强词夺理,也不用互相拍马恭维,不然离“诗”一字远矣。

“格律”是给“格律诗”制定的,不是给所有“诗体”制定的,也不是给所有“诗人”制定的,不写“格律诗”时大可不去理会。但若不喜欢“格律诗”或不熟悉“格律”却还要对“格律”指手画脚就是自己的不对了。谁见到李白等复古派的大家对“格律”的规则说三道四了?况我等。

“格律诗”的写作规则既古人已立,遵守为好,否则穿越回去龙袍加身修改一下?酒驾开车最爽,但都没有好结果。规则是规则,能力是能力。毋说“格律”,整个“诗词”一脉从古至今适者不多,优秀者又是少之又少。我等资质平庸之人最好量力而行,否则贻笑大方,给“诗词”添乱。

以诗词歌赋舒发情感、表述思绪,是很多人喜欢的方式。自古来,大概有诗经、楚辞、乐府、古绝、古风、格律体诗词(五、七言律绝,及宋词)、以及“五四”新文化提倡的自由体诗等各种形态。每一种都有其灿烂与辉煌,无需置评其优劣。李白就有不少乐府、古绝、古风,都传诵久远。以上种种,只有格律体诗词(七律、七绝、五律、五绝、词)要严格按其平仄、对仗、押韵要求填写。其它的形态则没有太严格要求,但同样可以很美丽。如胡适的自由诗《袐魔崖月夜》:

依旧是月圆时/依旧是空山、静夜/我独自月下归来/这凄凉何人能解!

翠微山上的一阵松涛/惊破了空山的寂静/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影。

寥寥几句,没有绊隙,没有平仄格律之限,韵也极随意。只是随着心意去舒展情感,读之同样令人心悸神迷。

因此,写诗者如果不想被平仄对仗格律所限,可以选择其他形态而不选择格律诗词。甚至于民间喜闻乐见的“打油诗”,以及近年兴起的“梨花体”、“老干体”都是不错的选择,总之开心就好。但一旦注明所写是格律诗词,就还是按要求写的好,免得贻笑大方了。

问题:写诗词必须依照格律吗?不合律但押韵行吗?

图片 2

结束语

简单说,近体诗和词必须依照格律规则,古体诗可以不需要依照格律规则。

@老街味道

前几年我写了一首《游景阳岗》,写完逐字斟酌,发现不属于律诗。但我感觉很好,直到现在也没改成律诗。诗文如下:

武家男儿盖世功,

夜入景阳岗路行。

兽王有心动杀念,

英雄无意灭威风。

三碗饮罢千秋醉,

一拳挥出万世名。

物换星移岗犹在,

长留雄威天地中。

这首诗我一直设改。因为我们写诗是为了抒发感情而写,不是为了合不合律而写。

诗词押韵就不说了,押韵是诗词基本都追求的。但是格律不是,并不是说所有的诗都必须按照格律,因为按照格律来的只有近体诗和词。

诗的三种分类,三种大类:古体诗、近体诗、现代诗。

一、古体诗,也叫古风。古体诗是指隋唐以前格律诗尚未成熟的诗的总称,比如我们熟悉的《诗经》、《楚辞》、《古诗十九首》、《陌上桑》、《孔雀东南飞》、《木兰辞》等等。也包括李白的《行路难》、李贺的《雁门太守行》、白居易的《琵琶行》等等。古体诗的用律是自由的,不受格律的约束。

二、近体诗,近体诗也叫格律诗。说到诗的格律就是指的近体诗,也就是说只有近体诗讲究格律,按照格律来的就是近体诗。所以题主所谓的写诗必须依照格律其实是不成立的。因为古体诗无所谓格律,近体诗必须按照格律。

三、现代诗。现代诗有诸多流派,比如什么朦胧诗派啥的,现代诗的代表人物徐志摩、戴望舒、海子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现代诗是没有格律这个说法的,完全是一种随心所欲的创作。

词。词的发展是来源于近体诗,所以也称诗余,并且继承了近体诗的格律。词的格律基本是固定不变的,填词按照格律想必也没有多大分歧。

在此主要说下近体诗的格律。按照我的看法是我们现代人写近体诗(律诗、绝句)还是要严格按照格律来的。格律是经过隋唐以降诸多优秀诗词精英结合声律、音乐创造出来的精华,它的形成对于中华诗词文化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一方面格律方便了诗词创作,另一方面把艺术美发挥到了极致。至于很多人吐槽的格律约束了诗词创作在我看来有点贻笑大方了。诗词创作不仅仅是考验一个人的创作能力,也是考验一个人的表达能力和协调能力。一个优秀的诗人是在符合格律的前提下合理遣词造句,写就优秀的诗篇。至于很多《黄鹤楼》等诗来说的更是可笑,遵守格律并不是意味着一成不变,因此格律具有许多变格,句式扭救等等。而《黄鹤楼》这种诗最显著的问题并不是扭救,而是黄鹤楼作为一个现实存在的物体,它的名称是固有的,诗词创作如果必须运用,那么肯定是不可改变的,这种情况下不合格律就显得合情合理。

我喜欢诗词,有时候也会写一点儿,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所帮助。

山河颂

老省长黄华华的《山河颂——黄华华诗选》,著名诗人杨克称之为“新田园体”。《山河颂》诗词作品气从意畅,神与境合,主要取材于广东锦绣山川、人文风物,表现手法或妙用语典或娓娓而谈,理趣横生、扣人心扉,达到了以优美的作品净化、提升人的情感的目的,发挥了陶冶情操、愉悦身心的作用。

图片 3

一、为什么填词必须按照格律?

最早的词是依照曲调填词,都是用来歌唱的,后来曲谱遗失,明朝开始有人依照前人作品归纳词谱,变成了依谱填词。所以填词不是把字数填对能押韵这么简单。

例如这首比较简单的《浣溪沙》,

双调四十二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三句两平韵

宿醉离愁慢髻鬟,六铢衣薄惹轻寒。慵红闷翠掩青鸾。

◎●⊙○◎●△ ◎○⊙●●○△ ⊙○◎●●○△

罗袜况兼金菡萏,雪肌仍是玉琅玕。骨香腰细更沈檀。

⊙●◎○○●● ◎○⊙●●○△ ◎○⊙●●○△

一个词谱,对于字数、押韵的方式,平仄的要求,都有自己的规则,缺一不可。所以说,填词必须按照格律。

注:“○”标平声 “●”标仄声 “⊙”标应平可仄 “◎”标应仄可平“△”标平韵 “▲”标仄韵 “。

景色妖娆人尽醉,心随山势舞翩跹。

二、近体诗必须按照格律创作

近体诗就是格律诗,有四句的绝句、八句的五律和七律、八句以上的排律。例如唐朝开始的进士科就是五言排律:

《省试湘灵鼓瑟》作者:钱起 (唐)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这是最严格的诗体,中间的2345联上下句必须对仗,联和联之间还要黏连:每一联的下句第二个字和下一联上句第二个字必须平仄一样。例如【闻夷】是平声、【客调】是仄声,下面依次而来。

押韵还必须是平声、必须一个韵部,这首是【青】韵:灵、听、冥、馨、庭、青。如果押【庚】韵就是出律了,例如:庚更[更改]羹盲横[纵横]觥彭亨丁英.....都不能用。

前言

可以,但是有条件。

第一、写词必须按照格律,没有不按照格律的词;第二、诗也分两种,近体诗必须按照格律规则创作,古体诗不需要合律,只要押韵就可以。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在浩如烟海的古典文学中,从唐代兴起的格律体诗(也称近体诗),是传统诗词中最有代表性、最具典型意义、最富民族特色的一种诗体,是中华文明灿烂星空中最耀眼的星座之一。然而,随着时代的演变更替,尤其是近代白话文的兴起,格律诗已日渐式微,被日益边缘化,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去读,更遑论去写。格律诗难学难写,这也是客观事实。近百年来,对格律诗的创作是众说纷纭,争论不休。诸如在平仄、押韵、古今读音等方面,特别是对“平水韵”和“新韵”的使用上更是观点各异。不可否认,格律诗有格律过严、束缚思想的局限,作为语言艺术的载体,用格律诗来反映我们今天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确有力不从心、捉襟见肘的时候。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用格律诗来表现今天惊心动魄的经济活动如投资、股市等,肯定会是索然寡味的。这就涉及一个继承与创新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诗言志,一首好诗必定是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重要的是要用好的形式表达出感情和思想,只讲内容不讲形式肯定是不行的,但也不能因过分讲究形式而损害内容,以形害义,得不偿失。因此,既要尽量讲究格律,又不能为格律所束缚。事实上,相对于格律诗更早的古体诗(也叫古风)就格律自由,不拘对仗、平仄,押韵较宽,篇幅长短不限,句子也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体和杂言体等,同样涌现出不少千古绝唱。

1、写诗词,必须押韵,您可以用新韵或平水韵。我个人建议,写诗用平水韵,填词用词林正韵。

广东是旅游大省,资源十分丰富,景点数不胜数。我当省长的那些年,省里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旅游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有力地促进了旅游产业的飞速发展。据了解,2014年,我省旅游总收入达到9200多亿元,预计今年将突破一万亿元大关,总量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成为我省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旅游与文化如影相随,密不可分。文化是旅游无形的灵魂,旅游是文化有形的身躯,文化活动天然地贯穿于旅游活动的全过程。旅游活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文化活动,是传播、展示、弘扬、推动文化建设的重要途径。我想,如果能尽个人绵薄之力,用诗词的方式,通过对旅游景点丰富内涵的挖掘、提炼、讴歌,将文化与旅游有机结缘,达到一种深度融合,必将有利于推动旅游事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三、古体诗可以不合律只押韵

旧体诗分两种,一种是刚才说的近体诗,一种是古体诗,这种诗可以只押韵不讲究格律。例如李白的《静夜思》就是一首不合律只押韵的古体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押韵也可以用领韵通押,例如【青】韵、【庚】韵就可以通用了。例如陈子昂的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龙种生南岳,孤翠郁亭亭。 ◆亭【下平九青】

峰岭上崇崒,烟雨下微冥。 ◆冥【下平九青】

夜闻鼯鼠叫,昼聒泉壑声。◆声【下平八庚】

春风正淡荡,白露已清泠。◆泠【下平九青】

哀响激金奏,密色滋玉英。 ◆英【下平八庚】

.......

古体诗还可以换韵例如白居易《长恨歌》: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下平八庚】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断肠声。 【下平八庚】天旋地转回龙驭,至此踌躇不能去。【上声六语】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上声六语】君臣相顾尽沾衣,【上平五微】东望都门信马归。 【上平五微】

绝壁凌空悬彩练,虹桥拥翠落霞红。


帆竖千千闹海湾。

2、诗有古体诗、近体诗之分,近体诗有格律,古体诗无格律要求。

古体诗,比如杜甫的《石壕吏》《潼关吏》是五言的,白居易的《长恨歌》是七言的,李白的《秋风词》是杂言的,这都是古体诗,可以换韵,也可以一韵到底,无格律要求。

图片 4

婆娑一树是天堂,万鸟扶摇出入巢。

《清晖园》

船只穿梭犁锦绣,岛屿雄姿锁大关。

茫茫碧水望无边,疑是瑶池移此间。

黄华华

《山河颂》就是这几年来学习与实践的一个回顾和小结。在第一辑“南粤放歌”中,我选择了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的有代表性的风景名胜点当作素材,这些诗,都曾经分别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过,不少行家还热心地作过评论。这次收入集中,按出版社的要求,个别地方做了修改和订正。我生于斯,长于斯,工作于斯,几十年来,走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村镇角落。这里的细微变化,点滴进步,都时刻牵动着我的心。我深深地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胸中波澜,笔底诗篇,我总想把这种真挚的热爱写出来,表达出来。这本小册子的出版,算是了我一个夙愿。

1

蛮腰玲珑悬妙笔,

图片 5

《参观韩文公祠有感》

从来遮浪呈奇景,四季时光绝不同。

半边晴好云浮镜,一面阴霾潮打篷。

五洲四海风情美,开放走入人心田。

图片 6

栖身游艇锦江中,遥看群峦万仞峰。

广东省原省长

流水潺潺千涧秀,层峦叠叠万林鲜。

图片 7

《遮浪岛》

《揭阳大北山森林公园》

更有仰天憨佛笑,神行仙境乐无穷。

霞飞北岭镶云彩,雨洒茶田起白烟。

灵活运用诗歌艺术

片片白帆扬碧绿,声声渔唱起晴空。

《山河颂》后记

选材独特

图片 8

“文化大革命”前我考上中山大学,在数学系攻读了五年。数学是比较艰深复杂的一门学科,外人看来枯燥单调,要学好非常不易,我有一位同学就因为用功过度,最后导致神经错乱,我至今记得他深夜独自在走廊里喃喃自语的情景。数学是逻辑思维,抽象而理性,文学是形象思维,具象而感性;数学讲的是精确,文学讲的却是感觉;数学讲的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而文学则是夸张,“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两者是事物的两极,各有各的规律。学好两者的共同点是,兴趣第一,用心第二。

悬空飞桥铺彩虹,映涛灯火绘斑斓。

一流渔港闸坡滩,

海湾大道十里长,榕榈幽草百花香。

《山河颂——黄华华诗选》一书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千载不忘家国恨,中华崛起慰先师。

戎马生涯剑气虹,安邦治国见英雄。

图片 9

《七星岩》

青葱石笋入云天,万柱千峰亘古悬。

遥想当年明月出,菩提树静夜深沉。

在学写诗的过程中,许多同志给了我热情诚恳的帮助和鼓励,特别是诗词大家蒋述卓、杨克、陈俊年、廖红球等同志,九十高龄的叶选平同志不辞辛劳,欣然为本书惠赠墨宝,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龙山脚下应无尘,禅寺钟声韵味真。

《南澳大桥》

《山河颂》更多佳作欣赏

图片 10

阴那千载留佳境,地厚天高万世崇。

风正潮平宽视野,

面貌一新成圣地,落霞时节久凭栏。

灯饰天街十里长,寻常百姓创辉煌。

《情侣路》

长期没日没夜地工作,我已经习惯了紧张有序的节奏,转岗到全国人大工作后,如何继续让大脑敏锐运转而不变得迟钝呢?活到老,学到老,我想到了学诗。当年9月底,我就尝试着在《南方日报》发表了一组赞颂广州的诗作,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既有兴趣,又能健脑;既能拓展视野,又能陶冶性情,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秋高气爽到清晖,如画如诗逸兴飞。

图片 11

青天能写字几何?

破浪乘风云漫卷,不知何处遇天仙?

偷得浮生闲一日,叹茶微醉忘家归。

《山河颂》的诗歌艺术特色

图片 12

窗门推开百重天,万国名胜喜留连。

山岩错落万花开,潋滟波光绿荫苔。

《万绿湖》

桂林青山杭州水,七星引得下凡来。

图片 13

图片 14

四面青山三面水,五湖明月一湖秋。

来源:客家圈

朝朝花雨人犹醉,夜夜笙歌舞未休。

奔跃青龙潜海中,鳞身化石啸长风。

莫道桂林山水好,谁人到此不成仙?

这些诗运用现代语言,仿照古诗词最基本的艺术手法创作。有七律式、七绝式等。“霜针钓起珍珠露,玉叶裁成翡翠丝”,对仗非常工整,且诗意十足。这些诗意象和想象丰富,讲究押韵,读来朗朗上口,意蕴丰满。

巾帼功高成一统,庙前犹闻马萧萧。

《古镇灯饰》

六如亭外尽高楼,堤岸红棉千万头。

内涵极具正能量

一个景点一首诗

广东旅游文化新名片

style="font-size: 16px;">广东是旅游大省,资源十分丰富,景点数不胜数。黄华华当省长的那些年,省里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旅游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有力地促进了旅游产业的飞速发展。现在旅游产业已经成为我省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旅游与文化如影相随,密不可分。文化是旅游无形的灵魂,旅游是文化有形的身躯,文化活动天然地贯穿于旅游活动的全过程。旅游活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文化活动,是传播、展示、弘扬、推动文化建设的重要途径。

style="font-size: 16px;">黄华华老省长用诗词的方式,通过对旅游景点丰富内涵的挖掘、提炼、讴歌,将文化与旅游有机结合,达到一种深度融合,必将有利于推动旅游事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山河颂》一书,也将成为广东的旅游文化新名片!

责任编辑:

《湛江湾印象》

隔窗喜闻升平乐,临水长观金鲤肥。

2011年金秋,我年满65周岁,已到任职的最高年限。11月4日上午,广东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接受了我辞去广东省人民政府省长职务的请求。当我把办公室收拾干净时,大脑中紧绷的弦终于松弛下来,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涌上心头。新的生活开始了。

晶莹剔透多颜色,春风一夜四海香。

原标题:退休老省长黄华华的广东情怀...

鼓鸣锣响水漫池,犹记硝烟滚滚时。

《惠州西湖》

图片 15

《高州冼太庙》

东坡云游驾仙鹤,误将天堂作惠州。

兴文治水辟新风,八月为官世代崇。

翠屏如画望无边,滚滚松涛天际旋。

云山扭住当墨磨。

《参观虎门销烟池遗址有感》

率兵平乱亦称豪,男儿英雄尽折腰。

独木成林翻翠浪,闲云野鹤竞逍遥。

选的是广东21个地级市富有代表性的旅游景点,既体现地方特色,又体现开改革开放风气之先;既有自然景观,又有现代产业。如“满目琳琅百里长,钟灵毓秀石材廊。”读《石材走廊赋》,你会觉得自己去到了被称为“中国石都”的云浮市中心城区云城。老省长用优美的词句,把粗重的天然石材描绘得有形有色,五彩缤纷;他用非凡的想象力,把石材写得飘逸轻软,坚硬的固体,幻化为多彩的衣裳;他以独特的视角、形象的思维、奇妙的想象,把云浮的特色产业写得诗意飞扬,引人入胜。这样的题材,对于帮助读者了解广东,大有“管中窥豹”的作用。

图片 16

图片 17

橡木参天撑日夜,韩江滚滚永流东。

图片 18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深知自己才疏学浅,功夫不到,其中一些唱和酬答之作,更是即兴口占,未及深思熟虑,也没有公开发表过。今不揣浅陋,以期抛砖引玉,就教于各位方家。

渚清沙白风情异,对对情侣诉衷肠。

阳元一柱擎天立,雌牝双开鬼斧功。

飞架天桥变彩虹,且期孤岛鸟途通。

图片 19

连天碧透好港湾,浩渺烟波浪回还。

《云浮国恩寺》

图片 20

《英西峰林走廊》

《世界之窗》

毕竟是老省长,虽然是数学专业毕业的,但文字功夫了得,这些诗继承和弘扬了中国“文人官员”或“官员文人”的优良传统,以政入诗,以诗言政。孙中山、辛亥革命题材的诗作自不必多说,就是写中山古镇灯饰,也毫不掩藏自己的身份和思想。“半世苦寻忧患里,毕生奋斗离乱中”,“灯饰天街十里长,寻常百姓创辉煌”,“当年击寇英雄地,今日繁华别样红”,强劲的正能量扑面而来。

《拜谒叶剑英元帅纪念园》

2

何以颂山河?

珠江砚池泛清波,

我出生在粤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因读过几年私塾,成了当地的“秀才”,他记性极好,生性好客、健谈,每有远客近邻,他一定在屋前禾场上烟茶招待,谈天说地,讲“古”,绘声绘色地背诗诵词,拆字解谜。逢年过节或红白喜事,村里人都会请他挥毫泼墨,虽无报酬,但有求必应。“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生”等等,便是那时他常写的春联。他还会因人因事因时而异,为乡邻自撰自书过不少对联。每当此时,我就会为他烧水、磨墨。从小耳濡目染,许多楹联诗词我都烂熟于心,至今还能倒背如流。我想,如果说我有一点文学基因的话,大概就是这样潜移默化而来的。“更喜书香常作伴,宋湘佳话绕围龙”(《重回梅州》),说的就是这个时期的事。

《丹霞山》

共来南澳寻仙迹,圆梦瞬间千古功。

3